他乡客

常年不在。

我想吃安迪老师受,哭哭。

还想搞复问。

我喜欢黄毛!

我喜欢他什么呢。

是将思念深抑孤身离家的决绝,玻璃下压着的合影和车票又是他小心翼翼藏起来的柔软内心。

闷不做声的做事情,好像谁都走不到他心里,但又是那么单纯好懂,甚至笨拙到让人想笑。

他一腔少年式的热血忠义,干干脆脆利利落落,信你便来,怨你就走。回归时也无半分尴尬,认为对的事情他就做了,也不在乎让旁人看法。


他肆意而倔强的生长着,是泥土里挣扎出的野草,叶边滚着清晨的第一颗露珠,明亮又干净。

重温到巍澜初见,沈教授把差点从十八楼掉下去摔成柿饼的赵处救上来,近乎失态般地抱紧。
就觉得开车的时候,小白兔肯定会变成大灰狼,在极致的克制中那份深抑的欲念探出了细细一丝,化作能将人手腕捏青的力道,在赵云澜的身体上留下痕迹。是在他锁骨上吮出的吻痕,在他腰间掐出的指印,一次次顶入他身体里时从颤动的睫毛上滚落下的汗珠。沈巍眼尾氤氲着的一抹嫣红,让赵云澜都错觉好像正在被欺负的人是他而不是自己。

有没有人脑补过小鬼王x赵云澜?

今天和阿夏脑了一下小鬼王和赵处,觉得超级可爱。

从心直口快不会拐弯的小鬼王到君子端方矜持内敛的沈老师,年下的小美人长成了年上的大美人,却一朝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又变了回去。
赵云澜就一边寻找变回来的方法一边养着小鬼王,兴致勃勃地想调戏人家。结果习惯了内敛的沈老师,被直眉楞眼的小鬼王直球打懵,欺负不成反被调戏。

比如说赵处对小鬼王自称老公,对方问他什么是老公,赵云澜就一脸坏笑地解释,结果小鬼王思索片刻,天真无邪一本正经拽着他的衣角,一脸没有掩饰的渴望:我要当你老公。
赵云澜:……

再比如赵处习惯性的:宝贝儿来,让我抱抱。
小鬼王就炮弹似的冲进他怀里紧紧搂住人,赵云澜感觉被勒的腰都要断了,赶紧说好了好了松手,然后一低头看到小美人漆黑的眼睛盯着他一眨不眨,被哽得没话了。

半夜沙雕一下。

想看这样的。阿金要去司马大佬身边卧底成香港,所以努力把自己的八块腹肌练到快没有,肌肉全都变成软肉。牺牲很大。
然后回去的时候怡君看到他,边笑边撩起背心给他看自己的腹肌。

阿金:女孩子不可以这样做,教授会生气的。
怡君:噗嗤。

虽然根本看不出来,但是是祖震没错。

看完追龙,想搞洛哥

雷洛真好日……
尤其是受伤后满脸血被豪哥救走,惊恐到仿佛要哭出来一样抖着说信号枪丢了发不出信号,豪哥捂住他嘴安抚说洛哥,洛哥,阿豪啊。
真想看他穿三件套被日哭……
对比平时意气风发沉稳冷静风度翩翩的样子,那一瞬间的脆弱胆怯太好吃了……

一个梗。

戒烟时期。
裴纶:沈兄借个火呗。
沈炼:没有。
然后裴大人就吧嗒吧嗒干抽过嘴瘾,沈炼要给他烦死了都。操着一口琉球音骂他,裴纶烟斗在桌上一磕,说我这嘴里不含点东西就难受,要不沈兄你找点别的东西来替代一下?
接着他们就不可描述了起来。



沈炼嘴笨,跟人吵不了架,呛不过。
裴纶一瞅这不行啊,咱北京老爷们儿怎么可以输在一张嘴上?自告奋勇要帮沈炼练习练习。
然后他就教沈炼,教一会儿问一句“沈兄听懂了吗?”“沈大人会不会啊?”
沈炼:……(嘴占着没空儿说话)

一个关港的脑洞

关祖去理发店,接待他的是个瘦瘦高高、看上去才刚刚成年的年轻人,店主说不要看我们香港年纪小,手艺可是一等一。

年轻人问关祖想剪个什么发型,语调懒懒的,带着点台湾腔的糯。

比你的整齐就好。关祖说,哪里人啊?

台北,听不出来喔?

香港的语气有点不耐烦,把关祖按在躺椅上转身去拿洗发露。关祖看着他牛仔裤下包裹着的长腿翘臀,问下班后要不要去吃东西打台球。

好啊。

反正今天没有女孩子来找他,闲着也是闲着。香港就把乳白色液体挤到手心里答应了。


夜市其实没什么好玩的。关祖喜欢刺激而暴烈的游戏,香港对吃吃喝喝也不太感兴趣,大半时间都走着神听关祖讲话,看起来倒是挺乖,像个还没出校门的学生仔。

很快关祖就载着香港回了自己的房子,喝着啤酒看他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,特别上道,就撩拨了下。

结果香港这时才反应过来一样,皱着眉毛一脸不高兴。

你干嘛啊?我不跟男人上床的。


一场失败的艳遇。


那天晚上香港提溜着牛仔裤撅着嘴跑了,很快又周旋在两个女人的床榻之间。关祖和他的小伙伴们继续破坏着城市治安。

都没多把这事儿放在心上。

结果关祖飙着他的敞篷跑车时,在路边看到了旁若无人边哭边走的香港。

他刹了车,示意香港上来。却意外看见那小年轻哆嗦了一下,红通通的眼眶看起来委屈的不行。

香港边哭边爬上了关祖的车,眼镜还被他捏在手里(他怎么日常比工作打扮得还整洁)。

问到原因,香港打了个嗝儿。

和女人亲嘴果然会衰。

然后一把哑嗓哭的更是连绵不绝,关祖都听烦了,又觉得声音挺动人,在揍他和日他之间矛盾不已。


教你个办法,止衰。

什、什么喔?呜呜呜……

和男人kiss啊。

太子炼的一丢丢脑洞

OOC到除了名字和角色没有一丁点关系了。


1.对太子的滑滑梯觊觎已久

十丈竹梯,乌发白袖,飘飘然乘风而去。又突兀停下脚步,回身缓缓取下面具,隔着清风隔着朗朗日光,遥遥一望。
沈炼踏着光滑竹枝迎上无鸾对他伸出的手,小心翼翼抱住他,仿佛怀中落了只温顺而优美的鹤。

2.端午

沈炼坐的端端正正,无鸾慢吞吞剥粽子喂他,蜜枣儿馅的。不知为何锦衣卫看起来有些紧张,唇线都紧绷,导致沾了些白米在唇角,黏黏的。
无鸾好似没看见,半垂眼睛轻轻哼着歌,喂完沈炼又净了手,直接躺在了他的大腿上。阳光甚好,微灼目,无鸾就闭上双眼,声音温柔轻哑。
「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……」
他睁开眼,沈炼恰巧刚偷舔去唇角的米粒,就这么撞入了他的视线,顿时有些尴尬,耳根漫上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绯红。
无鸾便微笑起来。

3.逗猫又被鸟逗的战损炼

脸颊和额上青红一片,唇角有些破,咬包子牵扯到伤处时会微微皱起眉头。
白衣的青年躬身触了触那处淤青,换来沈炼一个吃惊的眼神。然而包子还在嘴里,嚼啊嚼,不好说话行礼,便木愣愣的,隔着面具看着青年慢慢地、慢慢地弯起眼睛露出点笑意来。

一个阿孝终于把弟弟睡了的脑洞

在床上被欺负哭的阿仁吧。有点软,有点崩溃,哽咽着从先生喊到阿孝,最终受不了地嘶哑着叫哥哥,死死圈着男人的背脊,下巴抵在他肩头上,卡的骨头都隐隐作痛。
眼里蓄着泪,滚落的却只有汗水。视野晦暗不清,却执着不肯闭上眼睛。越过与自己抵死缠绵的兄长,看见了黑暗中流动的空气,看见了华美的吊灯,看见了摇摇欲坠的心理防线,看见了藤蔓自脚下升起箍住身体,毫无反抗之力地被它拖入无间。
要什么伦理亲情,管什么黑白善恶,想什么温存背叛。
从一开始就是注定的殊途不同归,不死不休。却偏偏命运拐了弯,骨子里淌着那一半相同的血绵延成红线,以命相缠。

那一刻极乐中阿仁再分明不过知晓了这处无间,谁都逃不过。
他终于流下泪来,闭上眼睛,依偎在阿孝怀里模模糊糊叫着哥哥。


救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