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乡客

脑洞搬运工。

不涉黄的脑洞屏我三次,好委屈哦。


大律师与小警察。

不知道算不算复问衍生的一个简奥伟/凌光拉郎,带一句话陆刘,寒战和杀人犯的crossover。

刘杰辉/凌光兄弟设定。



两个都是注重家庭的人,所以兄弟关系一直很好。毕业后两人入了警局分属不同部门,又各自买房结婚,所以来往变少,但联系还是未断,感情稳定。

凌光出事那段时间,刘杰辉那边因为寒战行动正头疼,就没分太多精力关心家庭和睦事业有成的弟弟,等一切尘埃落定,刘sir松了一口气再回头看时,发现小弟已经家破人亡被关进精神病院了。

刘sir简直要爆了,翻完案底进了精神病院就问小弟怎么回事。凌光因为老婆孩子都被仔仔报复死了怕哥哥也受威胁,就执意不说,只打算自己出去复仇。

之后刘杰辉和简奥伟一起喝茶的时候提到了这件事,他觉得大律师能更好帮他分析思路。简大状就提出亲自去看看凌光了解,简凌第一次见面了。



中间杂七杂八帮阿凌沉冤让他复仇的剧情还没想好,满脑子都是两人在一起后的同居日常,感觉他们好适合hurt/comfort梗。



被养在家里的阿凌,精神和身体状态都不好,刘杰辉工作忙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家,就拜托给居家简大状。然后阿凌就喜欢坐在阳台上静静看风景,简大状坐在他旁边看报纸。

阿凌对甜点有阴影不爱吃,但是简大状喂给他的会吃,状态好的时候还会主动挪到简大状身边,靠在他的腿上抬头看他笑,没有一点阴霾的样子,一看就是被宠爱到大的孩子。但因为这短时间内的重大打击,他的精致中带了几分易碎的脆弱,让简大状忍不住会伸手轻轻拍拍他的脸颊。阿凌就闭上眼睛,唇角含着点笑意在简大状掌心中蹭蹭。

因为仔仔抱自己老婆还摸来摸去的,给阿凌造成了心理阴影变得性冷淡起来,和简大状同居后也不喜欢过多身体接触,简大状就耐心的引导抚慰阿凌,告诉阿凌没事的都过去了。轻柔地去吻他,阿凌本来还在简大状怀里颤抖,被安抚得平复下来,抬头一双眼睛无辜又湿漉漉的看着人,无声邀请。



还想看突然又犯病攻击性特别强的阿凌。简奥伟是个很冷静的人,在阿凌展现出尖锐一面时就依靠体型力量优势强硬压制了他,然后轻声细语慢条斯理哄他让他安静下来。

让慢慢收敛了尖牙利爪的阿凌倚靠在他的肩头,闷头不语地撒娇。




——以下是ABO设定,带背景板陆刘,注意防雷。


凌光是alpha,刘杰辉是omega。但是仔仔为了报复阿凌,给他下的是不仅会使人精神逐渐失常,还是会改造性别的黑科技药物(不要在意科学性,只是想搞性别改造)。最后揭露一切时阿凌已经不可控的从Alpha被强行改变成了Omega。

但已经进了神经病院满脑子只有复仇的阿凌已经不在乎了,抑制剂也不打,坐在精神院的草地上又丧又阴沉的散发着信息素,他自己其实是完全没有意识到的A心O身。



天空阴沉沉的,仿佛随时能坠下雨来。空落落的精神病院后院里,高墙林立,石板围成的小花园中只有荒草丛生。有病人尖叫着跑来跑去打闹,而凌光面无表情靠在墙壁上,用石块划着小臂。沉郁的风送来淡淡的血腥味,和一点若隐若现的甜香。简奥伟西装革履的走来,看着和那个刘杰辉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青年抬起头来。他的眼睛生得又大又黑,闪着冰冷死气和尖锐恨意的光芒。

这一瞬间,简奥伟就将他和刘杰辉区分开了。

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。



↓朋友脑的陆刘+凌光(大哥是高见翔),超级带感给大家分享一下。


那你说阿凌以前对二哥会不会也有占有欲啊 毕竟他觉得自己是家里唯一的纯A顶梁柱 大哥去海外闯荡了家里面就剩我保护哥哥

然后分到了不同的警局嘛 有一次阿凌去警察总署汇报工作就想顺便看看二哥,结果还没推门就听见里面有奇怪的声音

总觉得阿凌和陆明华见面会吵架啊 

那会还是双A互相散发攻击性信息素的对决

只是陆明华没想到下一次再见到小叔子对方被改造成可怜的Omega

最初还想教训以为陆明华在欺负二哥的阿凌如今连自保都做不到了



上一次见面还是针锋相对尖锐暴躁的alpha小叔子,再见面对方成了被大律师搂在怀里慢慢抚背安抚的悲惨小可怜,不觉得这个设定超好吃吗!性别改造真妙(暴言)

就很想看医院里刘杰辉抱着神情麻木的弟弟,仰着头神色愤怒却又哀痛,隐隐泛着泪光。陆明华抱着花进来,把花插进花瓶里然后摸了摸刘警花的头,怜悯的看着阿凌。


——随手拼了下被从医院救回来的凌光,睁眼便是依托在照顾他的简奥伟。



蹭个tag卖安利,凌警花真的很好吃希望大家看看这对拉郎!

一点骚话。

今天和姐妹聊高见翔和李问,讨论同样是小怂包逼急了又会反抗的性格,为什么吃起来感觉完全不同。

先不提我们陈警官和少爷的区别,我个人理解里的这两个角色不同在于,李问是那种被吓傻了还会哆哆嗦嗦凑上去,试图在安全圈内继续讨好你的类型。可怜兮兮的对你晃着小尾巴,绕着圈来偷看你神色如何,有了底气时他就会理直气壮的顶撞你,颇有点恃宠而骄的样子。毕竟少爷会疼他的嘛~

而高见翔吓傻了他就整个人都懵了,愣乎乎僵在那里连脑子都变成一团浆糊,事情的发展超出他预料时,他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。而这个时间内他的反抗力约等于负数,随便你怎么搞他都可以,不会得到任何反抗,他本能里对你感到害怕的时候基本是言听计从的。他的勇气很有意思,被逼到极限了就会暴起反击,但就算如此,给人感觉被翻盘还是秒秒钟的。(建议向他的兄弟同行刘杰辉先生学习一下)

我喜欢黄毛!

我喜欢他什么呢。

是将思念深抑孤身离家的决绝,玻璃下压着的合影和车票又是他小心翼翼藏起来的柔软内心。

闷不做声的做事情,好像谁都走不到他心里,但又是那么单纯好懂,甚至笨拙到让人想笑。

他一腔少年式的热血忠义,干干脆脆利利落落,信你便来,怨你就走。回归时也无半分尴尬,认为对的事情他就做了,也不在乎让旁人看法。


他肆意而倔强的生长着,是泥土里挣扎出的野草,叶边滚着清晨的第一颗露珠,明亮又干净。

重温到巍澜初见,沈教授把差点从十八楼掉下去摔成柿饼的赵处救上来,近乎失态般地抱紧。
就觉得开车的时候,小白兔肯定会变成大灰狼,在极致的克制中那份深抑的欲念探出了细细一丝,化作能将人手腕捏青的力道,在赵云澜的身体上留下痕迹。是在他锁骨上吮出的吻痕,在他腰间掐出的指印,一次次顶入他身体里时从颤动的睫毛上滚落下的汗珠。沈巍眼尾氤氲着的一抹嫣红,让赵云澜都错觉好像正在被欺负的人是他而不是自己。

有没有人脑补过小鬼王x赵云澜?

今天和阿夏脑了一下小鬼王和赵处,觉得超级可爱。

从心直口快不会拐弯的小鬼王到君子端方矜持内敛的沈老师,年下的小美人长成了年上的大美人,却一朝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又变了回去。
赵云澜就一边寻找变回来的方法一边养着小鬼王,兴致勃勃地想调戏人家。结果习惯了内敛的沈老师,被直眉楞眼的小鬼王直球打懵,欺负不成反被调戏。

比如说赵处对小鬼王自称老公,对方问他什么是老公,赵云澜就一脸坏笑地解释,结果小鬼王思索片刻,天真无邪一本正经拽着他的衣角,一脸没有掩饰的渴望:我要当你老公。
赵云澜:……

再比如赵处习惯性的:宝贝儿来,让我抱抱。
小鬼王就炮弹似的冲进他怀里紧紧搂住人,赵云澜感觉被勒的腰都要断了,赶紧说好了好了松手,然后一低头看到小美人漆黑的眼睛盯着他一眨不眨,被哽得没话了。

半夜沙雕一下。

想看这样的。阿金要去司马大佬身边卧底成香港,所以努力把自己的八块腹肌练到快没有,肌肉全都变成软肉。牺牲很大。
然后回去的时候怡君看到他,边笑边撩起背心给他看自己的腹肌。

阿金:女孩子不可以这样做,教授会生气的。
怡君:噗嗤。

虽然根本看不出来,但是是祖震没错。

看完追龙,想搞洛哥

雷洛真好日……
尤其是受伤后满脸血被豪哥救走,惊恐到仿佛要哭出来一样抖着说信号枪丢了发不出信号,豪哥捂住他嘴安抚说洛哥,洛哥,阿豪啊。
真想看他穿三件套被日哭……
对比平时意气风发沉稳冷静风度翩翩的样子,那一瞬间的脆弱胆怯太好吃了……

一个梗。

戒烟时期。
裴纶:沈兄借个火呗。
沈炼:没有。
然后裴大人就吧嗒吧嗒干抽过嘴瘾,沈炼要给他烦死了都。操着一口琉球音骂他,裴纶烟斗在桌上一磕,说我这嘴里不含点东西就难受,要不沈兄你找点别的东西来替代一下?
接着他们就不可描述了起来。



沈炼嘴笨,跟人吵不了架,呛不过。
裴纶一瞅这不行啊,咱北京老爷们儿怎么可以输在一张嘴上?自告奋勇要帮沈炼练习练习。
然后他就教沈炼,教一会儿问一句“沈兄听懂了吗?”“沈大人会不会啊?”
沈炼:……(嘴占着没空儿说话)

一个关港的脑洞

关祖去理发店,接待他的是个瘦瘦高高、看上去才刚刚成年的年轻人,店主说不要看我们香港年纪小,手艺可是一等一。

年轻人问关祖想剪个什么发型,语调懒懒的,带着点台湾腔的糯。

比你的整齐就好。关祖说,哪里人啊?

台北,听不出来喔?

香港的语气有点不耐烦,把关祖按在躺椅上转身去拿洗发露。关祖看着他牛仔裤下包裹着的长腿翘臀,问下班后要不要去吃东西打台球。

好啊。

反正今天没有女孩子来找他,闲着也是闲着。香港就把乳白色液体挤到手心里答应了。


夜市其实没什么好玩的。关祖喜欢刺激而暴烈的游戏,香港对吃吃喝喝也不太感兴趣,大半时间都走着神听关祖讲话,看起来倒是挺乖,像个还没出校门的学生仔。

很快关祖就载着香港回了自己的房子,喝着啤酒看他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,特别上道,就撩拨了下。

结果香港这时才反应过来一样,皱着眉毛一脸不高兴。

你干嘛啊?我不跟男人上床的。


一场失败的艳遇。


那天晚上香港提溜着牛仔裤撅着嘴跑了,很快又周旋在两个女人的床榻之间。关祖和他的小伙伴们继续破坏着城市治安。

都没多把这事儿放在心上。

结果关祖飙着他的敞篷跑车时,在路边看到了旁若无人边哭边走的香港。

他刹了车,示意香港上来。却意外看见那小年轻哆嗦了一下,红通通的眼眶看起来委屈的不行。

香港边哭边爬上了关祖的车,眼镜还被他捏在手里(他怎么日常比工作打扮得还整洁)。

问到原因,香港打了个嗝儿。

和女人亲嘴果然会衰。

然后一把哑嗓哭的更是连绵不绝,关祖都听烦了,又觉得声音挺动人,在揍他和日他之间矛盾不已。


教你个办法,止衰。

什、什么喔?呜呜呜……

和男人kiss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