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乡客

基本都是含毒的脆皮鸭丝。

一个关港的脑洞

关祖去理发店,接待他的是个瘦瘦高高、看上去才刚刚成年的年轻人,店主说不要看我们香港年纪小,手艺可是一等一。

年轻人问关祖想剪个什么发型,语调懒懒的,带着点台湾腔的糯。

比你的整齐就好。关祖说,哪里人啊?

台北,听不出来喔?

香港的语气有点不耐烦,把关祖按在躺椅上转身去拿洗发露。关祖看着他牛仔裤下包裹着的长腿翘臀,问下班后要不要去吃东西打台球。

好啊。

反正今天没有女孩子来找他,闲着也是闲着。香港就把乳白色液体挤到手心里答应了。


夜市其实没什么好玩的。关祖喜欢刺激而暴烈的游戏,香港对吃吃喝喝也不太感兴趣,大半时间都走着神听关祖讲话,看起来倒是挺乖,像个还没出校门的学生仔。

很快关祖就载着香港回了自己的房子,喝着啤酒看他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,特别上道,就撩拨了下。

结果香港这时才反应过来一样,皱着眉毛一脸不高兴。

你干嘛啊?我不跟男人上床的。


一场失败的艳遇。


那天晚上香港提溜着牛仔裤撅着嘴跑了,很快又周旋在两个女人的床榻之间。关祖和他的小伙伴们继续破坏着城市治安。

都没多把这事儿放在心上。

结果关祖飙着他的敞篷跑车时,在路边看到了旁若无人边哭边走的香港。

他刹了车,示意香港上来。却意外看见那小年轻哆嗦了一下,红通通的眼眶看起来委屈的不行。

香港边哭边爬上了关祖的车,眼镜还被他捏在手里(他怎么日常比工作打扮得还整洁)。

问到原因,香港打了个嗝儿。

和女人亲嘴果然会衰。

然后一把哑嗓哭的更是连绵不绝,关祖都听烦了,又觉得声音挺动人,在揍他和日他之间矛盾不已。


教你个办法,止衰。

什、什么喔?呜呜呜……

和男人kiss啊。

评论(20)

热度(6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