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乡客

基本都是含毒的脆皮鸭丝。

我喜欢黄毛!

我喜欢他什么呢。

是将思念深抑孤身离家的决绝,玻璃下压着的合影和车票又是他小心翼翼藏起来的柔软内心。

闷不做声的做事情,好像谁都走不到他心里,但又是那么单纯好懂,甚至笨拙到让人想笑。

他一腔少年式的热血忠义,干干脆脆利利落落,信你便来,怨你就走。回归时也无半分尴尬,认为对的事情他就做了,也不在乎让旁人看法。


他肆意而倔强的生长着,是泥土里挣扎出的野草,叶边滚着清晨的第一颗露珠,明亮又干净。

评论(8)

热度(38)